日本後疫照顧失智經驗 學者呼籲妥善配套善用科技避免身心機能惡化

2022/01/12
作者/專欄

全球籠罩在COVID-19疫情,日本失智照顧專家山崎尚美在一場台日線上交流論壇上,分享日本後疫時代失智症照護的經驗。她強調,防疫除了提高疫苗注射率,保護照顧工作者和高齡者避免感染,特別也要留意防疫阻隔社會交流,造成失智者和長者的身心機能退化,應該要持續協助身體運動和社會活動,提供適切的防疫情報和資訊,也要重視ICT科技的應用,協助家屬的探視和互動,提供妥善的照顧與支持。

雲林科技大學建築與室內設計系教授曾思瑜12日舉行「2022 Covid-19對高齡者福祉機構的影響與因應論壇」,邀請3位日本學者和業界專家,在線上分享日本照護機構業者近期應對疫情的經驗談。日本高齡化社會加上這波COVID-19最新的Omicron變種病毒傳染性高,照護機構業者必須謹慎看待。

失智者與家屬會面轉型線上

針對日本後疫時代失智症照護相關議題,畿央大學健康科學部看護醫療學科教授山崎尚美表示,因應疫情,學校的實習課程改為線上模擬操作,並使用VR體驗失智症患者的病況。在疫情啟發下,要思考如何讓學生靈活運用素材,在沒有實體課的情況下進行照顧體驗,並維護照顧服務的本質。

受到高傳染性的Omicron變種病毒影響,日本邁入第五波疫情後,長輩的疫苗施打率仍只有70%,未來希望達到90%。為了阻隔傳染,日本嚴格實施遵守社交距離、減少外出,長輩活動時間減少導致他們的身體機能、感覺認知都退化,但照顧服務和會見家屬的活動依然必須暫停。日本政府的替代方案是鼓勵大家在家運動、做家事,維持身心運作。

對失智患者而言,跟家屬的連結很重要,日本政府現行規定全國醫院跟照顧設施每週有一次15分鐘的線上會面時間,幫助長輩穩定情緒。山崎尚美解釋,照顧機構假設有100位患者,照服員幫每一位都服務的負擔很大,所以只開放每人15分鐘的線上會面。此外,長輩對線上設備不熟,即使只操作15分鐘,他們還是會覺得疲憊。

據研究顯示,失智長輩如果染疫,會突然感覺悲傷、對周遭環境感到混亂、喪失味覺跟嗅覺,對照顧者會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。失智症患者很難理解為何要戴口罩,也很難保持社交距離。山崎尚美指出,因此日本政府對失智者有放寬規定,由身邊的照顧者戴口罩、保持社交距離、消毒,維持防疫措施。

疫情減少人際交流,造成失智者退化。(圖片來源/雲科大線上論壇)

後疫仍重視人際交流延緩失智

熊本縣失智症團體家屋負責人高橋惠子分享機構實例,她表示,疫情初期就發現很難要求機構裡的失智長輩配合防疫,因此他們果斷放棄強迫長輩,自訂別的防疫指南並落實執行。在他們的小規模團體家屋裡,最重要的是「劃分區域」,留心機構的建築座向、風向、廁所位置、人流移動方向等,整體動線納入考量,不單純是劃分硬體設備而已。每個機構的空間配置也不同,防疫規範要因地制宜。

高橋惠子提到,日本正逐漸把疫情調整到像應對季節性流感那樣,政府呼籲民眾不要太恐慌、擔憂。研究數據顯示,COVID-19病毒致死率0.89%,並不是特別高,因此日本把重心轉移到經濟發展優先,而非防疫優先,如同歐美現階段的作為。

疫情造成人際交流減少,日本國內的自殺人數也隨之增加,所以政府注重推動心靈照顧,透過ZOOM等線上會議形式舉辦咖啡聚會、遠端交流會、家屬聯誼會,增加交流。擁有自然觀察員資格的高橋惠子提醒,疫後新的生活型態要適度放鬆。她和日本失智症協會共同研究,把體驗大自然的行程融入生活,透過五感活化身體機能,延緩失智者的退化情形,也讓照服員有管道抒發工作壓力。

疫情下,失智症照顧面臨的問題相互影響。(圖片來源/雲科大線上論壇)

住宿式機構慎防交叉感染

有關日本照護設施中染疫對策的實踐,日本德島Kagoya Resort(喘息服務)、Kagoya Stay(有料老人院)負責人武市茂憲以他們機構為實例進行說明。該機構提供20位喘息服務和10位可自立的長輩住宿空間,一共服務30位長輩;一樓是提供給自立生活者的空間,二樓是需要被照顧的長輩,出入口玄關是接待區域。

去年9月,Kagoya Stay發生第一例院內感染。9月30日住在一樓的A先生晚上發燒,隔天10月1日高燒不退,抗體檢查陽性;10月2日 PCR檢測陽性。A先生當時已完成2劑疫苗接種,經查是在外面的日照中心被傳染。10月2日,住在機構2樓的B先生也發燒,抗體檢測陰性;10月3日再度發燒,送醫後PCR陽性,他染疫前沒有施打過任何疫苗。

10月3日,機構入住者和職員40人全員都進行PCR篩檢。由於B先生是採用喘息服務,沒有跟外界接觸的機會,所以要進一步清查感染源,但至此表示有感染擴大跡象。10月4日檢驗結果出爐,2位工作人員PCR陽性必須隔離14天,另有3位密切接觸者也自主隔離14天。因感染源不明,10月8日當地衛生所要求採行第二次PCR檢測,10月9日結果出爐,38人全員陰性,10月19日機構恢復正常營業。

武市茂憲表示,照顧機構有很多種,疫情造成的影響也不同。輕費老人院(50人)入住者平常的自立性高,所以很難控制行動;失智症團體家屋因為患者認知退化,所以也很難控制行動。重度照護型入住機構方面,僅29名入住者,每位長輩需要3到5個照護員;他們原本就病況嚴重,被感染的危險性比較高,會有病情重度化和死亡危險。日本現在進入第六波疫情,如何在這種狀態下進行有品質的照顧,是業者正在努力的方向。

Kagoya Stay曾發生院內染疫事件。(圖片來源/雲科大線上論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