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演戲伴失智父 郎祖筠:學著放過自己

用演戲伴失智父    郎祖筠:學著放過自己
2018/01/15 作者 創新照顧

面對失智患者記憶的錯置與失序,家人常常不知所措,分不清他說的哪些是真的?哪些又是假的?曾照顧失智症父親長達5年,春河劇團創辦人郎祖筠找到陪伴方式——她最熟悉的「演戲」。

(以下為郎祖筠第一人稱自述)

作為照顧失智症的家人,最大的兩件事,一個是愧疚感,你不做,就覺得對不起他們,做得不好,也覺得對不起他們。另一種愧疚感是搞丟,如果真的走失,就一輩子愧疚。另一件事是情緒的解決,就算是專業照顧者,也會職業倦怠。

因為我學戲劇,所以我會把很多東西變得開心一點。你不但要引導他轉移目標,也要引導你自己轉移目標。

用演戲轉換情緒

有次很嚴重,我父親連續幾天不開心,晚上也不睡覺。好像回到五六十年前,還沒跟我媽結婚時發生的事情。有個同事把他一個月的薪水騙走了,還沒給他車錢,他走了一兩個小時才回到他的單位,但從來沒人聽他真正提過這件事。他一直跟我抱怨「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?」,我說這個人怎麼這麼壞,就隨著他,後來,我說我來幫你想辦法。

那時候他一個月薪水才600塊,我拿了600塊給他,跟他說錢找回來了。以前的100塊是綠色,但我現在給他1張500塊跟1張100塊,他也覺得OK,因為他沒有那個意識,錢拿回來就好。其實我爸人很好,還說別告他了,可見這事在他記憶裡多麼深刻,生病時才突然跳出來。

有時候看到家人拿了危險的東西,像是菜刀或剪刀,因為怕他受傷就發急,也許他是想剪窗花,誰曉得呢?你不讓他做,他就僵在那,你一驚慌,搞不好他就戳到自己。其實,可以趕快換一個話題,轉移他注意力。像是跟她說,媽我好久沒吃到妳做的蛋炒飯,炒給我吃好不好?就讓她把剪刀放下了。當他正在拗,你跟他槓,就會兩敗俱傷,所以我們用演戲解決他現在的情緒。

「送養老院」的難題

之前照顧爸爸的菲傭時間到了,中間有空窗期,我媽媽自己下來照顧。媽媽開始出現情緒異常的狀態,還說你再不想辦法,我就憂鬱症給你看。所以我們決定要把爸爸送到安養中心,先帶去參觀,想說找個離我近,又有醫療團隊的比較好。開車門的時候,一回頭看到我爸爸那個眼神,我永遠不會忘記,那意思就是「你要把我丟掉,對不對?」這是老人家的擔憂。

我爸爸不願意住安養院,選擇等新的看護來。但我們也想過,如果父親真的必須要去住安養院,我們可以先花一點時間,陪他去日間臨托的機構,跟他一起做活動,他會慢慢開始習慣,不會害怕。

但是,我們也常常自己無形地把愧疚放大。我們都不是專業照顧人員,全家在那受凌虐,不能因為照顧家人拖垮自己,把自己拖垮了,這個家也就垮了。

放過自己的愧疚

一定要先放過你自己,不要覺得做得不夠好、不夠完整,好像虧欠了什麼。隨時你需要鬆綁,政府、民間單位都可以讓你好好喘息一下,去找朋友喝茶訴苦都好。男人比較不願意對外求援,變成悶燒鍋,燒到最後就會爆炸。

不要因為沒有做得很完美,就覺得愧疚,其實他也不知道,但是他的靈魂當然知道你對他好不好。不是要偷工減料,而是適時把他的情緒引導出去,讓他忘記這件事,不要在這裡執著,你也就不會執著了。

跟他們遊戲也是放過你自己的方法,有一天他不在了,你再回想起來,你們所有的過程都是快樂的,不會有遺憾,因為你已經用心了。